12月28日,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神經外科監護室外,面對高昂的醫葯費,李明顯得很無助。圖/瀟湘晨報實習記者張迪
  紅網長沙12月29日訊(滾動新聞記者 何瀅)12月28日,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神經外科監護室,李明和不斷對昏迷中的兒子李融說著話,“兒子,堅強些!你會挺過去的”,“奶奶天天打來電話,想你回家過年”。
  李明和說著話,李融會不時眨下眼、手腳動兩下,李明和堅持認為,“兒子神志是清醒的,知道我在和他說話。”
  12歲男孩溺水引發顱內感染
  李明和44歲,來自邵陽農村,此前在浙江玉環縣打工。8年前他帶著妻兒一起到浙江,李融就在當地農民工子弟學校上學。夫妻倆月工資加起來5000多元,除了給家裡老人寄點錢,加上日常開銷及兒子上學支出,每個月所剩無幾。捨不得花錢,他們兩年才回一次老家過年。
  今年8月,李融玩耍時不慎溺水,導致腦積水並引發顱內感染。前後進行多次開顱手術,兒子的病情卻越發惡化。連續4個多月,李明和夫婦擔驚受怕,“晚上都不敢脫衣服睡覺,常常一整夜一整夜盯著兒子看”。
  “顱內感染是很棘手的,死亡概率很高。幾乎不可能恢復到從前,最好的情況也會留下嚴重的神經損傷。”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神經外科監護室值班醫生肖明說。早在11月底,溫州的醫生就曾建議李明和放棄兒子的治療。李明和不願放棄,哪怕只有1%的希望都想救活兒子。
  醫院門口跪求“捐腎”救子
  12月7日,李明和將兒子轉院到長沙繼續治療。第一次手術後,李融清醒過來,能叫“老爸”,還會哭、會笑了。李明和看到了生的希望。沒想到,轉入普通病房沒幾天,李融病情反覆。12月26日再次手術,現在李融還沒有脫離危險,在ICU接受重症監護。
  為了給兒子治病,李明和已經花了60多萬元。用光了所有的積蓄,還把親朋都“借窮”了。李明和紅著眼睛,從口袋里拿出一打厚厚的醫院預交金收據,每張面額都超過一萬元,日期都是連在一起的。“一旦賬上沒有錢,抗生素等藥品就發不過來,隨時有生命危險。”值班護士說。
  已經掏光了所有積蓄,李明和仍不願放棄,“要用自己的腎換回兒子的命。”沒有“門路”的他,不知道找誰賣腎,只能在醫院門口“苦等”。
  28日,李明和夫婦跪在中南大學湘雅醫院門口,地上擺著兒子的照片和一封求助信。他自然知道賣腎是違法的,所以求助信寫的是“捐腎救子”,“醫院每天這麼多人經過,希望有好心人看到,能幫幫我們。”
  [對話] 他只要還有一口氣在,我就不能不管
  瀟湘晨報:兒子性格怎麼樣,父子倆感情很好吧?
  李明和:我兒子很乖巧,性格有點內向,但很聽我的話。養得也好,你看我只有150cm高,他才12歲就已經155cm了。
  瀟湘晨報:知道兒子出事時你在做什麼?
  李明和:是中午1點多,我在上班。車間里機器聲很大,我沒聽到手機響,車間主任跑過來告訴我才知道。我腦子一蒙,丟下工具就跑出去了。
  瀟湘晨報:知道兒子腦積水,顱內感染時,你是怎麼想的?
  李明和:我什麼都不懂,就是聽醫生的。醫生說怎麼治就怎麼治,到哪裡去治就到哪裡去治。反正我就是要治好我兒子。
  瀟湘晨報:治病花了多少錢了?
  李明和:花了60多萬了。我只40多歲還能打工,兒子治好長大了他自己也能賺錢還。錢可以再賺,人不在了,就什麼都沒有了。
  瀟湘晨報:醫生說李融的病很危險,控制住了也很可能會對神經造成重大損傷。這個情況你都知道嗎?
  李明和:醫生都和我說了,別人還說可能就是一個“人財兩空”的結果。但我是他老爸,只要他還有一口氣在,我就不能不管他。以後的事情我現在也想不了那麼多,還能治的時候我就是拼了命也要給他治。  (原標題:12歲男孩溺水引發顱內感染 父親求捐腎救子)
創作者介紹

2005

zvazaake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